岁水流归

盛世(四)

           盛世(四)
这日,两仪回来时,后面跟着一个人。
那个人一进屋便往执明那扑过去,大叫到“王上,莫澜担心死了”
执明听见莫澜直接就把自己的身份暴露了,狠敲了莫澜一下,尴尬的看了看阿陵,望见阿陵淡定的表情才心安。
莫澜道“王上,你放心,这屋子周围都是我们的人”
“王上,那慕容离就在村庄西面的山上”
还望王上见了此人之后,早日回宫,这天下还等着王上呢!
执明眼神越发锐利,沉默道:”本王明白”
阿陵看着几人在那里商议,略感无聊的从边上扯了几根狗尾巴草,在那双巧手下,不到一会,狗尾巴草就变成了活灵活现的蚱蜢。
莫澜其实从进门时就在注意阿陵了,起先是好奇王上这样的颜狗居然会和这样的乡下小子住在一个屋,现在看见阿陵的动作,忍不住就走了过来。
莫澜走到阿陵身边时,阿陵刚完成第二个蚱蜢,顺手就将做好的蚱蜢递给莫澜。
莫澜捧着蚱蜢,呆呆的的模样惹得阿陵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,好看的紧。
莫澜只觉得面上一红~心内狂叫~我算是知道王上为什么对这个人这么亲近了
有毒!这个人有毒!
执明走过去,从莫澜手中将蚂蚱抽出来,笑道:“有我的吗?”
阿陵脸上的笑容一顿,又将蚂蚱拿了回去,递给一边眼巴巴的莫澜,口中道:“民间的小玩意,粗陋得很,王上不要取笑。”
执明:“……”
那不是还有一只吗
无视执明的目光,阿陵收起另外一只蚱蜢,淡淡说“这是给二丫的”
执明只好默默地盯着莫澜手中的那只,心想:“我也想要。”吓得莫澜迅速把蚂蚱藏起来,很可惜,最后碍于王上的淫威,还是没保住。
商量好后,执明就准备上山,两仪慢悠悠的跟着,莫澜叫了侍卫在村子外面等候着。
阿陵想着他们走后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想怎么浪就怎么浪,就分外开心(∩_∩)高兴的送一行人到了村外。马儿嘶鸣,目送执明他们已经远去,阿陵转身准备回村。突地,一双大手拦过阿陵的腰,将阿陵带上马。执明那张大脸映入阿陵眼前,阿陵只觉喉头一阵哽咽,妈呀,↓吓死人了好吗!随即一阵怒吼,执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~因为要见阿离而忐忑的心都整个轻松下来了。
莫澜一脸懵逼,这还是我这几年,各种酷炫狂霸吊的王上吗?王上你怎么比当初混吃等死的时候更招人烦了呢
两仪在一边微笑的看着,眼睛闪过精光,这两人~虽然阿陵身份低微,但若是阿陵为后,必是兴王之后~可比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好多了呢
离山顶越近,执明的气息就越来越压抑,带的整队气氛都分外压抑,阿陵叹了叹气。终于到了山顶,有一间简陋的木质小屋坐落在上面,屋外是一家秋千,秋千上坐着一位持箫的美人
倾国倾城的美人在这山色之中,美得令人移不开目光。
执明呆呆的看着那人,轻轻的唤道“阿离~”随即往前走去,其余人都跟着执明的脚步上前,唯有阿陵沉默着往旁边的大树站了过去,这种场合局外之人还是不掺和咯~
阿离持箫的动作凝滞了一秒,随即抬起头,看着执明说道:“王上,许久不见了”
“阿离,你说过,有朝一日本王想要这天下了,你便告诉本王你想要什么……阿离,现在本王已经是这天下之主了,你想要什么,告诉本王,本王都给你,跟本王走,好吗?”执明神色间隐约可见凄然。
王者一诺,必守。两仪忍不住往前一步说“王上,请慎言!”
“”本王心中有数”执明喝道
阿离缓缓说道“我不喜欢,然而我不喜欢”
“王上,你走吧。”阿离专注望着山旁的一座凸起,说“我不走。”
阿离安坐于山色中,目光温柔宁静,凝视着执明。这个,于乱世中给予他温暖之人。
时光如白驹过隙,如流水匆匆。曾经他是一国王子,后来国破家亡,乱世之中,为复仇,不断辗转于各个国家,工于心机,心神俱疲。剩下的日子只想在这山野之间,不愿也不想再踏入那万丈红尘。
在这晦暗莫名的局面,谁都未曾注意,一名蒙面刺客突然窜出,直直向阿离心口刺去。
眼见马上就要刺入阿离心口,从远处飞来一枚瓦罐,生生打偏了剑的轨迹。“阿离,阿离”执明满心满眼都是阿离手臂上流出的血,迅速为阿离包扎,两仪莫澜及周围的侍卫亦将刺客拿下。
阿离道“我没事,王上不用担心,不知刚才是和人相救?”
想到刚才救命的瓦罐飞来的方向,众人目光转向阿陵藏身的那棵树
阿陵便暴露在众人眼前
看见阿陵的刹那,刺客目呲欲裂,生生掉下血泪,不顾一切往阿陵方向奔去
刺客跪在阿陵面前,撕心裂肺的喊声响側这方天地
王啊!
我们的王啊!
你既然还在人世,为何不曾来看望你的子民
你既然在此,为何要阻止我杀害那个害了你的人
阿离亦神色复杂的看着变了模样的人,轻声道“陵光!”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