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马嘶的梦境

马嘶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黑暗中,大睁着自己的双眼。

他半个身子血管扩张、充血而使其红肿,宛若一条条血色的蚯蚓不住的扭动,恶心。皮肤上是大小不等的水疱,疱液清亮透明,呈淡黄色或蛋白凝固状的胶状物。一些水疱明显的溃烂,显露出红润、潮湿的皮肉。

时光不知流逝,马嘶被疼痛和黑暗逼迫的忍不住嘶聲吼叫,痛苦不堪

突然一声呼喊传来

“吾友~”

难敌从河水那端涉水而来,带着朝霞与光辉,一如当日身负万千光华的王子。这位人中之虎啊,明亮而多情的眼睛望着好友马嘶,展露出了笑容。

马嘶的脸整个通红起来而后红到了眼眶,身躯因激烈的情绪止不住的剧烈颤动,他从地上挣扎而起,冲向了难敌。突然他推倒了难敌,大力的拥抱着这副温热的身躯。

难敌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在马嘶较为完好的皮肤上,马嘶浑身都是伤口,衣服和皮肉黏在一起,双手因疼痛而用力抓向地面,露出森白的指骨,全身的水泡全部破裂,黄的白的渗出物和着血流了一地。

肌肤相接触的地方,将难敌的温度传给马嘶,难敌的温度像一块冷玉,温温的,干燥的,软软的。

难敌:”我的朋友啊,在你称赞我勇敢时,我的心愧疚不安。

我也曾想过,就这样吧,停止一切挣扎,让死神将我带走吧。在我的兄弟们一个一个在我眼前死去时,在吾友罗泰耶死亡时,在疼爱我的舅舅死去时。

我是个多么软弱的人啊,无法阻止他们死去,也无法结束自己的生命

你曾多次劝阻我,同般度之子交好,停止这次战争吧

我知道啊,我都知道,但是

我的自尊,我的内心仍无法平静

因为我仍渴望着

曾经我也想过,就这样吧

因为有人说我是家族的灾星,带来不幸的恶神啊

放肆的恶意的故作姿态

只不过是想得到全心全意的爱”

难敌停顿了一下,仿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,记忆这东西啊,最是靠不住的了,若没有人抓紧,便会消散在这风中,连着当时的情感都找不回了。那么些年了,当时的好,当时的情感谁还会当真呢,只有马嘶,仿佛时光未曾流动一般。

“曾经我也想过,就这样吧,放弃作为难敌的一生,回归加利吧

作为天神,凡人的一生不过一场短暂的梦,扔掉就好了

但是,因为有你的存在

让我对此世又有了留念

我开始期待着这个世界和你一起接下去的时光”

持国之子啊,笑着温柔地诉说着,美好的似一副画卷

然而马嘶只是定定的、遥远的看着难敌。天地俱静,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而可有可无,只有那个人清晰得纤毫毕现。他看着他,仔细的看着他,从他的眼里,到他的心里。

然后化为虚无,到最终,马嘶只得低低的笑出声:真是一个美好的梦啊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