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盛世(五)

“当年慕容离离开天权之后,去了南宿,在南宿很快便取得一席之位。慕容离怂恿南宿攻打天璇,天璇举国相抗,硬生生抵住了南宿的进攻。后南宿主动和谈,要求是两国之王亲自会谈。欲为天璇取得修养生息的时间,吾王陵光亲往,却未曾返回,不知所踪。幸吾王陵光在和谈之前已做好另一手准备,丞相在吾王未归之际,与天权谈妥条件,和平并入天权,天璇子民与天权子民同等对待!”刺客向陵光细细介绍这些年的事
陵光觉得自己喉头发苦,干涩道“我都不记得了”
刺客眼神狂热道“微臣,恳请王上,顾念天璇子民,重登王座啊”
陵光认真地说“你既说天璇王上为获得天璇修养生息的机会,甘愿以身涉险。现天下初定,百姓好不容易有一个生存发展的时机,又怎会重启这战火呢
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
若是这样
这个王,不做也罢
执明及两仪站在陵光和刺客不远处,执明问两仪道“阿陵就是陵光?”
两仪苦笑道“臣是被阿陵捡到的,在此之前并未见过天璇王陵光,不过村里人说道阿陵比臣早到一年,其时机与天璇王失踪的时间相符。”
执明沉默
两仪反问道:“不知王上大梦可醒”
“啊,清醒了”执明淡淡道,眼神是从所未有的清明与锐利
阿离终究未下山,下山前执明再一次问道阿离的心愿是什么
看出了执明的执念,阿离笑着说
曾经我想要那月亮,可惜费劲心机,却终隔一座山
现在我只愿在此山上与阿煦作伴
梦境消散,盛世将启
等再回到村里,所有人都感觉疲惫,这几日发生了太多事情,唯有刺客仍旧充满活力,一将陵光送到村中,就说去取样东西,马上便回。待到晚上,刺客拿着一包东西回来,死活拉着陵光进了里屋。
陵光打开包裹,一愣,里面放着的是一整套衣饰,从里衣到外衫,从抹额到鞋袜。甚至还有一些昂贵的脂粉。
刺客跪地道“臣,想为王装扮一番。即使现在见到王上,臣仍未有真实之感,望王上满足臣这一心愿!”说完,已是泣不成声,双目中满是祈求。
陵光心下长叹,何样的王才得臣子衷心至此。面上扬起温柔的笑,说道“不是要给我装扮吗,起来吧”
刺客起身,轻柔的帮陵光换衣物。看着为自己套上外衫的刺客,陵光问道“还不知你的名字呢?”
刺客道“臣,晨风”随即为陵光带上额带。
“晨风,辛苦了”陵光的嗓音在晨风耳边响起
在这苦苦追寻的日子里,辛苦了
在这没有王的时光里,辛苦了
晨风抬头撞进陵光真挚的目光,眼眶瞬间红了
多年的心酸与悔恨,痛苦与绝望,都在这一句辛苦了之中消散
我们不辛苦,我们的王,只要你还在,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!
当陵光走出屋子时,之前见过陵光的人莫不倒抽一口冷气。天璇王陵光姿容秀丽,风华绝代,果然名不虚传。先前被泛黄的肤色遮盖的眉眼,在用滋补的水细细擦拭过后,露出了他本来的模样,青山如黛,眉目如画,双眸因所经之事变得越发明亮逼人,又透着丝丝惬意洒脱。衣物换成天璇常见的淡紫色长袍之后,越发衬托出人身姿。最妙的还数那一抹额,平添得人贵不可言!看着这和过去一样风姿绰约,甚至比过去更加夺目耀眼的王,晨风内心满是骄傲。
执明深深盯着陵光,陵光被打散的头发不像往日扎起来,随意地铺了一肩。执明盯着陵光看久了,认识陵光后经常浮现却被压抑的梦境不由自主地就浮上心头,他仿佛看见自己弯下腰,亲吻陵光的额头、眉心、鼻梁、嘴唇,然后一口一口将眼前这个人吃掉。而那些被执明可以忽略的事实,忽然间清晰起来,只有在阿陵身边,执明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平静。阿陵于执明而言,是独一无二的。而于阿陵而言,执明却并不是独一无二的,甚至阿陵身边有那么多人,为他生,为他死!阿陵是我一个人的,这想法一冒出来,执明感觉身上都战栗了起来!
那么好的阿陵是我一个人的!

评论(3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