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盛世(三)

月色皎皎,阿陵抱着两坛酒与归来的两仪在院中畅饮
恍惚间,阿陵觉得月光下君子入玉的两仪像一个人,像一个放在最心底的人,那人也是这样的君子如玉,国士无双,光是想到这心就像被剪子绞了无数遍似得,只剩下空空的洞,欲哭无泪……
摆了摆头,阿陵将这些思绪摆散,真有那样一个重要的人,又怎会不来找自己呢
定神看向两仪,阿陵遗憾道“可许久未曾听到两仪抚琴了啊!”
犹记得初见两仪之时,两仪淡淡的说“我背叛了一个对自己好的人”
阿陵大笑着说“哈哈哈,两仪,你的样子可不像后悔”
两仪是怎么说的来着~嗯~
虽贪念那份温柔
雄心才是使我活着的动力
若重来一次我仍会这样选择
不悔!
从回忆中醒来,阿陵听见两仪说“然纵使物是人非,闲来无事,仍会弹奏一曲,顾念君恩”
“两仪这般厉害,怕是无人可以匹敌咯~”
“有一个人我赢不了”两仪感叹道,“每每疲倦,懈怠之际,便会提醒自己这世间还有一个我无法企及之人。”
“即是如此,何不尽力超越此人”阿陵认真道“乱世之下,小仪子尚且费心谋划
这天下初定,甘愿放弃一番作为?
你的雄心可未歇~
“哈哈哈,阿陵可真是知我”两仪看着认真的阿陵大笑道,阿陵此人啊,心思澄净透彻,为人果断,当真是世上难得之人。
阿陵语带骄傲道:“那当然,两仪你可是我捡回来的第一个人”
这样心性的人若为王,当是自己寻找的明主,两仪心下叹道,戏谑说:“阿陵若为王,吾必佐之。”
阿陵笑的乐不可支“我可不是什么王(^_^)哎呀,你没这个福气咯!”
相视大笑
月上中天,两仪早早去歇息了,阿陵却仍在继续喝。执明透过里屋的窗,一直注视着院中的动静。执明从未见过阿陵那样喝酒的人,手上直接拿着酒坛,毫不停歇的往嘴里灌,偶尔被呛到,仰头大笑一声又接着往嘴里倒酒。
不知看了多久,酒意上头,阿陵满脸酡红,笑得没心没肺,浑然不知尘世俗事。执明盯着他,阿陵却头一点一点地,似要睡着了。执明看着这好像没心没肺的人,想起太傅曾经说过的话“心底拥有着伤痛的人,才能治愈伤痛”执明情不自禁的想,这个仿佛能治愈每个靠近他的人内心伤痛的人,在心底会有多大的伤痛呢?心头微动,一夜无话。
执明休养了几日,身体逐渐好转,能够下床走动走动。阿陵还担心,执明与村里面的人不相熟,哪想到执明不知与村里的汉子聊了什么,火花四溅,立马就称兄道弟起来,还总是一起笑的犹为古怪。
“阿陵阿陵,和我们一起玩”
执明在一旁说“大哥哥也一起好不好啊”
二丫认真的说“阿娘说大哥哥老是说些很下流的东西,不让他来”阿陵恍然大悟,执明每天和村中汉子说的是些什么。
执明委屈地说“我今天不说了”
“可是,我想听怎么办”阿陵看着被一群小朋友坚决拒绝的执明,哈哈笑着说“我想听,快给我说两句”
执明发现阿陵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人,眉眼弯弯,是种介于男人和男孩间的笑,让人忍不住也扬起了笑,跟着心头发痒。
“想听回去我全说给你听,相公~”执明咬着阿陵的耳朵说
阿陵不说话,耳根都红了,随即推开执明,带着小朋友们去边上玩了。

评论(9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