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盛世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盛世
执明能感知到外界时,胸口便传来一阵剧痛,忍不住皱了皱眉,这疼痛刺激他原本模糊的意识,头脑渐渐清晰。终于感觉到可以控制自己的身躯,执明睁开眼睛。
首先映入执明眼帘的是茅草做成的房顶,对自己所处位置产生了片刻怀疑,执明随即思考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。
对了,自己听说阿离在这附近的山上,便带人过来找阿离,结果在路上被刺客袭击,胸口中了一箭,看样子本王是被这边的村民救了,不知道莫澜他们如何。
犹在思考之际,执明听见屋外的门被人推开,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吼道:“阿陵,你这小子,又捡了什么奇怪的人回来!上次那个说是你的表兄,上上次是你家堂叔,上上上次是阿爷!这次呢,我看你家还有什么亲戚!”
“阿德叔,别生气,别生气,我家可没什么亲戚了”一个略带苦恼的嗓音说
“阿德叔,输了,输了,我就说阿陵找不到什么借口了”同行的儿郎起哄道
执明能感觉前面说话的阿德叔一愣,像是奇怪阿陵这小子什么时候转了性
接着阿陵话锋一转,笑道“我家可没什么亲戚了,不过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啊~”
阿德叔,在场的村里人莫不倒吸一口冷气
随即看着阿陵赶人的架势都离开了阿陵的屋子
在路上纷纷安慰自己道,阿陵这小子,肯定是吓唬人的
隔着外屋的帘子被掀开,执明对上一双黝黑的眼睛,眼睛的主人看着醒着的执明尴尬了一瞬,
强撑着调笑道:“我可没乱说,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,是吧~媳妇~”
这阿陵,身穿粗布麻衣,宽大的衣服扎在衣带里面,很是随性。全部头发在脑后绕成一个包子,再辅以方巾,与时下士人流行的半丸子相比别有磊落之意。眉眼在泛黄的肤色下,有些模糊,但那双黝黑清凉的眼睛令人心生好感。
执明嘴角挂上一抹笑,心想这阿陵当真是个有趣之人。
阿陵转身到厨房端来一碗乌黑的药,坐到床头,细心地将药一勺一勺喂给执光。
“啧啧,不知你到这边做什么事,这伤下手之人可真狠~莫非你是恶人”阿陵戏谑着问道
执明“本……我并非恶人,想找一个人,结果半路上被匪徒袭击了,同伴也不知在何处”
“我叫阿陵,不知阁下怎么称呼”
“在下权明,谢阿陵救命之恩!”
“你的命救没救回来,我说可不算数。你这伤,还挺重的,药是上次捡回来的人剩下的,先将就着喝吧,等两仪回来,让他给你瞧瞧。”阿陵说着,便起身拿着空了的药碗出去了。执明隐约闻到阿陵身上带着一丝味道,像长久喝药之人身上永远挥之不去的药味,或是带一点酒香。
晚上阿德叔家的小二丫跑了过来,喊到“阿陵哥哥,两仪哥哥回来了,带了好多东西让你去帮忙拿”
阿陵大喜,连忙抱起小二丫问道“小二丫,两仪可有带城里面香满楼的酒呀?”
“带了也不给你喝,听说你又捡人回来了,你是失忆了,脑子也坏了吗,捡这些人回来,你供他吃喝?”突然一道温润的嗓音从院门口传来,却是没等阿陵去接,两仪便回来了。
阿陵又是搬凳子又是端茶送水的才从两仪手上得了一瓶酒,二丫全程看着忍不住说“阿陵哥哥你这是阿娘说的怂吗?”阿陵被二丫的话呛了一下,抱着小二丫准备去好好教育一下阿陵哥哥这是能屈能伸,绝对不是怂!走之前指了指里屋悄悄说“人还在里屋,你给看看伤吧,也许是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哟~”两仪一愣,随即看着阿陵抱着二丫风一般的跑了。
两仪沐浴更衣之后,对着里屋的帘子犹豫了一下,才下定决心掀开。目光扫过那人换下来的带着图徽的衣饰,以及那带有标志性的额边一撮紫发,联想到自己在县城上打听到的王上出城之事,眼下床上之人是谁,呼之欲出。两仪不禁心想,这真是好大的惊喜!对上那人锐利的目光,两仪不紧不慢的上前。
第二日阿陵起床后,才发现两仪刚从里屋出来,顿时一惊,这两人别是聊了一夜吧。两仪眼眶微红,手中捏着一样东西便要出门,看见阿陵道“胸口的箭上我已经做了处理,但身上的许多伤口若不处理亦会留下大患,阿陵你晚上拿着我的药去吧”阿陵心中苦笑,那身上的伤口一看就不是那么简单啊,忙说“不行,你会医我可不会啊!”两仪闲闲地说“谁捡回来的人,谁负责。”随即走出了院门,不一会就走了好远。
陵光只得认了。
这年头,救个人不容易啊,救了身还得救心~

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