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为王(三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王(三)
        心绪大起大伏之下,晚上陵光便开始发热,疾病来势汹汹,宫人们全都忙做一团。望着烧的面色通红的陵光,执明焦急不已,想去拿旁边宫人刚拧好的帕子,手却径直穿过宫人的身体,执明沉默着收回自己的手,看着宫人将帕子覆在陵光额头。待陵光病情稳定下来,宫人们松了一口气,屋内仅留几名贴身照看的宫人,执明像是刚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过来,小心翼翼地凑到陵光床前,握住陵光的双手,将头贴在陵光肩上,轻轻嗅着陵光呼出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半夜,陵光惊醒,感到不只是身上不舒服,头更是疼的厉害,如同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脑中爬行,啃食着自己的神经,吸食着自己的脑浆,陵光忍不住哼了一声,身体大幅度晃动起来,大滴大滴的汗水从身上落下,渐渐晕染了整件衣衫。执明眼也不眨的看着痛的面色惨白的陵光,恨不得以身相代。
       待疼痛过去,陵光唤来门口的宫人,准备沐浴。执明伸出手握住陵光的手,另一只手扶着陵光的肩,即使明知道,自己碰不到陵光,还是想支撑那已经摇摇欲坠的人,执明维持着那般怪异的姿势,恨自己只是个虚影。
修养了几日,陵光身子好转,人却消瘦了下来。这日,海棠花开,陵光难得有兴致的带着侍从逛花园。
侍卫报:“廉老将军求见”
陵光道“快请”
“老臣不用请,自己便来拜见王上咯”人未至,声先至,一位身着将袍,年约五十的男子阔步而来,拜道:“臣参见王上”
“老将军不必多礼,老将军何事见孤王?”陵光笑问
“听说王上感染风寒,老臣特来看望。看见王上身体无恙,微臣就放心了。”廉老将军豪爽一笑,随即接着说:“臣回王城养病已经三个月了,是时候回边关了,王上”
陵光怎忍心让廉老将军再上战场,心下叹息,面上沉默不语。
廉老将军肃然道:“王上,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均天势弱分七国。现只余天璇、天玑、天枢、天权、南宿,至多两年便是见分晓之日。我天璇新提拔上来的小将现难以独当一面,就让老臣还能为您镇守边关的时候让老臣去吧!老臣在一日边关便在一日,也好放心让年轻人历练。以后便是年轻人的战场咯~”
陵光明白廉老将军心意已决,便高声道:“孤王等老将军回来,用好酒为老将军接风洗尘”
陵光眼里的认真让廉老将军心中一暖,豪气顿生——廉颇老矣,何不能饭!
“边关无需王上烦忧,王上在这朝堂才是诸多艰难!”廉老将军担忧道
“劳老将军担忧,现诸国南宿勇猛却缺乏持久之力;天玑王与齐将军双双亡故,自顾不暇;天枢虽由各侯爷把持,却是各自为政,不足为惧;倒是这天权,占据天险,富国强兵,人心齐聚,方是我天璇大敌!”
陵光手拈一朵海棠花,转头对着天权国的方向,浑身释放出战意。执明所站的位置,恰好是陵光正对之处,执明能感到那锐利的眸子紧盯着自己,被那股战意激的心神澎湃。忽地,陵光粲然一笑,轻声说
朝堂之战也罢,边关之战也罢
孤王可未曾怕过
便是这天权也如此
“战便战!”
执明看着陵光,黑幽幽的眼睛越发深邃
执明贫乏的词汇无法形容那笑是怎样的笑,只记得那日跳动如擂的心脏,以及呛涌至喉间的鲜血。
谁的眼神中透出渴望
写满好胜之心
恍惚间只听得一句低喃消散在空中
——阿离,本王找到了想要天下的理由。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