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为王(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王(二)

执明连续好几天窝在这天璇国的寝殿了,刚开始无聊疯了还想着到天璇宫殿转转圈,却没想到离不开这个寝殿,只能盯着陵光看了。
陵光批阅奏折,熟练中透露着优雅,每一本奏折缓缓拿在手中打开,不管多长的文章,最多不超过两分钟便能批阅完毕。一整套动作下来贵气十足,风姿绰约。执明不喜欢看奏折,里面的内容又丑又长还老写执明完全看不懂的词,一看就烦。阿离喜欢看奏折,执明就将天权的奏折都给阿离批,但阿离看奏折和陵光是不一样的,阿离看奏折很认真却少了陵光这种时光沉淀下来的优雅与决断。呆了这几天,初时急躁的在宫殿踱来踱去,不得消停的执明被陵光的沉静感染,也坐了下来,坐在陵光旁边越久执明就越发觉得陵光值得钦佩,民间所说的鸡一叫就起月中央才睡,陵光王可大抵如此。跟着陵光,执明发现一篇长长的奏折是可以解体的,陵光习惯文末开始扫描全文,重点的地方再盯上两眼,若全篇没有重点好看的眉便会皱起来,那小模样看的执明心都痒了,批阅奏折原来挺有意思的。
这日一大早,张公公捧着一样东西匆匆进了寝宫。
“王上,这是今天早上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侍卫呈上来的东西”张公公边说边将一个剑匣放在了桌上。
陵光看着剑匣,抑制不住的咳了起来,撕心裂肺的咳声让执明不是滋味。
好不容易停了下来,陵光声音还带一丝颤抖,道:“全部都出去吧,孤王想一个人待会”
宫殿里只余陵光和执明,执明看着陵光打开了剑匣,里面放着一把剑,陵光小心翼翼拿起剑,两行清泪落下。
执明愣住了,手脚像被千金石头束缚住一般,动弹不得。眼神盯着那泪水,脑子一片混乱,唯一感受到的便是陵光在哭……
无声无息的眼泪从紧闭的眼睑中落下,陵光仰头试图让泪水退回去,却让眼泪流的更凶,紧闭的眼睑禁不住一抽一抽的,连带着整个身子都在轻微的抽搐,原来有时候太过伤痛真的会忘记发出声音。执明伸出手,企图接住陵光落下的泪水,然而不管怎么接泪水总是落到地上,溅出泪花。这时,陵光睁开眼,从剑柄到剑身一寸一寸地描绘着剑的形状,举手投足间说不完的缠绵,没有眼睑的阻碍,大颗大颗的珠子从那泛起迷雾的眼眶掉下。执明痴痴的看着陵光,像是被那掉落的珍珠迷惑似得,忍不住凑近陵光对着那泪珠缓缓伸出舌头。耳边穿来陵光逸出的一声叹息“公孙……”,像是被雷击中一般,执明僵住了身子,一滴泪珠恰好划过执明的舌尖。
好苦!灵魂状态理应是没有味觉的,执明却感觉陵光的泪苦到心间,心里酸酸涨涨的味道怪异而陌生,前所未有,一波一波汹涌而至。让执明难以忍受目不暇接。执明第一次知道,光是看一个人哭泣,就能让自己心如刀割。
听说王上早上一人在寝宫独坐半日,丞相叹息一声,下午便来求见。
“臣,参见王上。”丞相边行礼边用余光打量着陵光,见陵光眼眶虽红肿,精神却好,心下尚安。
“丞相免礼,劳丞相担忧了”丞相的小动作,陵光怎会不知,来自长辈的关怀让陵光又暖心又好笑。看着丞相两鬓的斑白,陵光鼻头一酸道“天璇立国之际,孤王曾许天璇子民一个盛世。到如今,因一己之私,荒废国政两年!两年啊,竟使天璇国内无人可用。丞相,是孤王负了天璇啊!”
执明望着陵光,神色复杂,明明二人年纪相仿,明明二人同为一国之王,陵光早早的担起王的责任,而自己却整日混吃等死。
“天璇子民至始至终都相信着王上!”丞相假装没有看到陵光落在两侧的目光,笑呵呵的道,随即劝说“王上近日来日夜批阅奏折,为了天璇臣恳请王上保重身体,多出去走走”纵使面前的青年已长成一位合格的君王,在他们这些老臣眼中,还是当年那个孩子啊!
    “孤王年少时曾想过学仲尼等人,看遍天下风景。看这些奏折,孤王子民在这多事之际,未曾一日拖欠王税,未曾漠视征兵之令召。”陵光眼神中散发出光芒,话语中尽是自豪“孤王能有这样的子民,是孤王之幸!孤王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楚,孤王在这,孤王的子民就有念想,孤王多看一份奏折便离孤王的子民近一步。丞相,孤王哪也不去,这王城便是孤王的天下!”丞相红了眼眶,周围的侍卫、宫人望着熠熠生辉的陵光,眼中不禁涌上一股热泪。心中骄傲万分。
    这个人是我们的王!
王啊,你可知——
我们有多自豪我们是天璇子民,是你的子民!
执明无法描述心中受到的震动,在天璇王和子民互动下,身为一国之王的血液在翻滚沸腾,国与民的概念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浮现在心中。强压下身体内叫嚣的冲动,执明情不自禁地盯着陵光,从饱满的额头到黝黑的双眸,接着是圆润的鼻头和性感的双唇,以及衣衫下引人沉醉的肌肤,执明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这个人……又心狠又磊落,又好气又可怜,偏偏又那么招惹人。
  执明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,和对莫澜不一样,和对阿离不一样,和对所有人都不一样的感情。
   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想要做一个好君主。
    想要赶上他,想要超过他,想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想要把世间最好的东西双手捧到他面前。
    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