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为王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王(一)
  “若有朝一日,王上你想要这天下了,阿离便告诉王上,我想要什么……”已经一个月过去了,阿离离去前的话仍回荡在执明耳边。每天执明都在想这天下,却还是不甚明白,这天下要了又如何?执明叹气,阿离真真那么狠心舍本王而去。执明越发觉得委屈,发泄似的踢向身侧柱子,不料脚下一滑,柱子没踢到身子却径直往后仰,陷入昏迷前执明最后的意识是-天下果然不是好东西!
   睁开眼睛时,眼前是一张大大的皱巴巴的脸,执明一惊,伸手就想把这张脸推开,却直接穿了过去。执明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有着皱巴巴脸的人穿过自己的身体,笑得跟朵菊花似的,迎上迎面走上的男子。“张公公,真是好久不见了。”男子熟稔叹道,话语俱是真切。菊花张公公笑得更加灿烂,说:“劳焸栎侯挂念,王上在车上,焸栎侯快去接驾吧。”王上?执明可好奇的很,跟着焸栎侯快步走到门口。一辆低调奢华的淡紫色马车停在门前,周边站立着12位侍卫。走到马车旁,焸栎侯弯着身子说:“臣,焸栎侯,恭迎王上。” “王兄多礼了,请起。”马车中传来一道柔和的嗓音,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撩开车帘,身着紫色衣衫的青年走下马车。
   “自孤王大病以来,未曾像从前那般与王兄把酒言欢,近日来孤王身体好了一点,便来找王兄喝酒,还请王兄莫要嫌弃孤王。”月光下,青年笑意吟吟道。
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。执明突然想到这句为数不多记下的诗句,月光下的青年,让世间怕只有阿离最美的执明也不得不称上一句人如玉。
屋内,桌面上铺满美酒,青年举杯神色柔和的说:“这两年多亏王兄帮衬,过几天还想请王兄入宫好好叙叙旧,这次来找王兄除了喝酒还想请问王兄一件事。”
焸栎侯挑眉:“王上,但说无妨.”
“今初赈灾二十万两白银现在何处,敢问王兄可否知晓?”
“王上,满朝皆知,这笔钱财被凶匪劫走了,你这是长期未理朝政忘了吧。待哪日本侯入宫,将这两年的事再慢慢与你细说“焸栎侯笑着说。
“不知王兄可否记得秦佑华?”青年淡淡问。
焸栎侯神色不变“王上,本侯不知。本侯倒是不知王上这般咄咄逼人是何意?”
“今初赈灾大臣秦佑华于赈灾途中与匪徒勾结,截取二十万两赈灾款后下落不明。不知为何,孤王却是见到这罪人秦佑华呢。”青年自顾自地说道
焸栎侯将手中酒杯往地上一摔,厉声道:“陵光,你这是打算定我的罪了。莫忘了,本侯是你的兄长!”
陵光!旁边看戏的执明眼神复杂,原来这就是天璇王陵光。
陵光直直盯着焸栎侯:“孤王病了这两年,有些人心就大了,忘了孤王是怎样的人。没有百分百的把握,孤王不会出手。王兄是孤王唯一的亲人,孤王不希望最后闹到这个地步。”
陵光话音未落,焸栎侯掏出袖中匕首,猛地向陵光刺去。电光火石间,陵光身边的侍卫抽出长剑,当胸刺穿了扑过来的焸栎侯。
看着倒在面前的焸栎侯,陵光瞳孔收缩了一下,脸兀自煞白。
推门进来的卫兵道:“王上,焸栎侯府一百三十二人,现已全部控制,统领让下官请示如何处置。”
陵光眼神飘忽了一会,焦点才逐渐聚拢在跪在地上的卫兵身上,轻声道
“杀!”
执明心想,这天璇国陵光倒真够狠心的,一个不留。还是我的阿离好,人美又善良。
执明看着这一出又一出的好戏,觉得这天璇国真真有趣,才一晚上便发生如此多的事,既已是现在这状态,不如跟在天璇王身边,兴许还有好玩的事,便跟在了陵光的身边。

评论(5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