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水流归

尊王坚战的宝物

在亲耳听到自已最好的朋友奎师那对着自己的夫君阿周那说着,一切都是为了他之后。德罗波蒂的生活被改变了。

阿周那,是我最爱的人啊

奎师那,是我最信任的人啊

我曾给予他们我的信任,我的爱一次,两次……一千次,一万次……

怎么能够忍受呢,我要怎么忍受呢

曾经有多幸福,现在就有多痛

人生有八苦:生老病死,爱别离,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。

却怎抵得上得到过,放下过?

“德罗波蒂!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尊王坚战的声音将徳罗波蒂从痛苦的情绪和记忆中拉回现实。

般遮丽抬起头,望着端坐在王座上的国王,说:失去父亲,失去哥哥,失去我的五个孩子,何必呢?”在人中熊牛坚战充满正法和平静的目光下,徳罗波蒂不自觉地扭过了头,避开那穿透人心的视线,轻嘲道:“我都知道啊,不能原谅的不过是自己的愚蠢罢了。”

当无意间听见奎师那和阿周那对话,知道奎师那耗尽心力发动这场战争,牺牲无数人,只不过为了给阿周那所谓的最好的,甚至可以牺牲一切包括他自己,而徳罗波蒂的夫君所深爱着的阿周那不过眼含热泪的看着奎师那时。徳罗波蒂后来不止一次想在自己父亲,哥哥,甚至儿子死去之前这两个人是否也是这样的姿态,然后徳罗波蒂开始从奎师那编织的梦境中清醒过来,才逐渐发现所谓的真实。

比如一脸端庄的正法之子骨子里是个多么优秀而可怕的政治家,即使奎师那为阿周那算尽了一切,即使所剩的唯一后代不知道是阿周那还是奎师那血脉,牢牢把握着权利的仍然是人中熊牛正法之子的坚战!于是徳罗波蒂将摩尼珠交给坚战,坦诚相待,比起夫妻,尊王和尊后啊,更是朋友与盟友。

坚战的目光望向徳罗波蒂,像透过她望见她美丽而不甘的灵魂,真挚的对盟友许诺道:“你是雅利安的王后,德罗波蒂。你是这个宫殿的女主人,无人可取代的荣光。”

般遮丽笑着望向自身的夫君,自身的盟友。坚战的态度让般遮丽确定了,自己的地位仍是无可动摇的,那就够了,情感会背叛人,而权利不会。

在继续和坚战谈了一些宫廷事务后,徳罗波蒂将时间交给入夜后封闭寝宫的独身的王。或许是今天的尊王太过柔和,临走之前,徳罗波蒂忍不住问道:“兄弟,儿子,妻子,财富,权利,这些都不是你所追求的,尊王啊,你的愿望,你的幸福究竟是什么?”

 

才走到宫殿门口,般遮丽就撞上了一堵肉墙,力大无穷的怖军啊,直接一把抱过身前这柔软美好的身躯,将般遮丽抱到寝宫的床榻上

怖军小心翼翼的拿过出外采摘回来的花束,轻柔地笨拙地为般遮丽带在头上,充满喜悦的叫道:徳罗波蒂~徳罗波蒂~

般遮丽看着面前笨拙而又傻乎乎地怖军,时光放佛回到那些东躲西藏的流放日子里,怖军每次外出都会为她带回美丽的花束。恍然间,徳罗波蒂响起临走前尊王的回答,也许她一辈子都将记住的那个瞬间,当时王座的主人,她从没有看透的夫君,露出了梦幻般的微笑,低沉着声音道:我已经抓住了我的愿望,徳罗波蒂!”那是全然的幸福啊,却包含着难以言喻的酸涩,只叫人落下泪来。

而此刻啊,般遮丽将头上的花束拿在手上,甜美的笑着对般度最为健壮的儿子说:“夫君,我很喜欢”。伟大的勇士怖军啊,在看见妻子许久不曾展露的笑容啊,激动的将般遮丽拥入怀中,紧紧的拥抱啊。

 

入夜,伟大的雅利安尊王按照惯例将所有的侍从全部留在宫殿外面,独身走向宫殿的深处。将灯一盏一盏的点亮,为了照亮他心爱的人儿啊,将窥视的眼光全部隔离开啊,为了不让别人觊觎他深藏的宝物啊,以摩尼珠为钥匙,坚战打开了藏在隐蔽位置的宝藏啊!在那水晶做成的棺椁中,上半身以金刚石做成下半身为莲花的持国王长子沉睡在其中。

有时候你会爱上对你冷酷的人,爱换不来爱情,曾相信着难敌的尊王啊,获得的永远都是难敌柔软的嘴里吐出的尖锐仇恨的话语,明亮美丽的眼睛不曾停留的的目光。最终,尊王将难敌的身体永永远远的留在了自己的身边。灯火下,坚战王温柔而缠绵的撩起持国长子略带红色的卷发,轻轻地在发间落下一吻,笑着说:“晚上好,难敌弟弟,我的~愿望~,我的~珍宝~”


评论(2)

热度(22)